你看不到他吗(大概是虐)

(路德维希篇)
和费里西安诺聊过不久,我又接到费里西安诺医生的电话,他告诉我费里西安诺的病情有了一些新的情况,希望我可以来看看。我答应了,费里西安诺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而且我很喜欢这个漂亮而礼貌的男孩。
这次费里西安诺依旧在房间里等着我,让我惊讶的是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根本不像他。他蜜褐色的头发整齐的向后梳起,露出光洁的额头,我不是说这个发型不好,只是不太适合他。我拉开椅子,坐下。
“你好,不好意思我又来迟了。”我说,试探着费里西安诺。
“呃,没关系,我叫路德维希,很高兴见到你。”他礼貌的说。
上帝啊!我一定在做梦!费里西安诺原本清亮的声音变得低沉浑厚,而且他竟然说自己是路德维希!
冷静,冷静,我对自己说,努力冷静下来。“费里西安诺,哦不,路德维希先生,很高兴认识你。”
费里西安诺,哦不,路德维希先生点点头。说实话,我真的不适应费里西安诺的脸上出现那种严肃的表情,很有压迫感。
太奇怪了,我想。
路德维希先生是个非常非常理性的人,他有条不紊的叙述着他和费里西安诺“认识和相处”的过程。这些事情和费里西安诺告诉我的一模一样,我很惊讶。从路德维希先生叙述时脸上温柔而宠溺的表情中我可以确定,路德维希先生和费里西安诺是相爱的。
我大概知道费里西安诺得了什么病了,费里西安诺应该是患有人格分裂症,而且他的主人格和另一个人格相爱了,这简直是一个奇迹,我不得不惊叹。
让我更加吃惊的是,路德维希先生竟然知道他是费里西安诺分裂出的另一个人格,不过当我询问原因时,他只告诉我这样的一句话,他说:“他不想让我走。”他还告诉我他深爱费里西安诺(说这句话时他脸红了)。
我和路德维希先生聊了很久,拜他的理性的叙述所赐,我很快明白了费里西安诺的病情,不过我开始有点怀念费里西安诺,那个感性的男孩儿。
最后路德维希和医生离开了这个房间,他平静的和我挥手告别,虽然我依旧不太适应费里西安诺的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不过我还是尽可能礼貌的道别。
这次和路德维希先生的谈话让我对费里西安诺的病情非常感兴趣,我拜托他的医生联系到了他的哥哥。
费里西安诺的哥哥罗维诺和费里西安诺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他们的头发翘起的方向不
方向不同,而且罗维诺的眼睛颜色偏绿而已。
罗维诺开始不太情愿告诉我费里西安诺的事,不过我告诉他这可能对治疗费里西安诺的病有好处,他也就说了。
费里西安诺以前确实有一个叫做路德维希的恋人,好吧,罗维诺叫他“土豆混蛋”,路德维希是德国人,来意大利留学,和费里西安诺相爱。一年前,路德维希死于车祸。
罗维诺说,费里西安诺知道消息后很平静,依然每天画画,煮pasta,罗维诺很担心他这个“笨蛋弟弟”,所以搬过来和费里西安诺一起住。直到有一天,他看见费里西安诺对着空气说话,于是他问费里西安诺在做什么?却被费里西安诺反问道:“哥哥你看不见路德吗?”
罗维诺更担心了,所以他送费里西安诺去医院治疗,希望他能好起来,但是治疗效果很不明显。
和罗维诺谈过以后,我想我明白当初“路德维希先生”说的那句“他不想让我走”是什么意思了。
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了费里西安诺的医生,希望对他的治疗有帮助。
然后,我坐在电脑前,写下了这些东西。我希望费里西安诺能够快点好起来,可能接受现实会更好一些。我又想起了路德维希先生和我告别前的最后一句话,他说:“我从未离开过。”

评论 ( 4 )
热度 ( 5 )

© 琊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