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芒(第四章)

费里西安诺气呼呼的放下手里的笔,果然他最讨厌数学了!贝什米特教授布置的题目太难了,他有一大部分都不会做。费里西安诺烦的要命,根本不想做题,于是他从笔袋里拿了一支铅笔,在草稿纸上涂涂画画起来。被一丝不苟统统梳向后面的金发,带着严肃表情的出众面容。该死!他怎么又开始画起来贝什米特教授了?费里西安诺想了想,又拿起笔,在教授紧抿着的薄唇上面,左边一撇,右边一撇,添上了一个可笑的八字胡。费里西安诺笑起来,笑得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对了,一会去找贝什米特教授请教一下吧。
路德维希上午没有课,在家里仔仔细细的清洁他的宝贝狙击步枪,事实上他有轻微的洁癖,他的家里永远整洁干净,这一点就和他哥哥大不相同,甚至他有的时候还不得不给他哥哥收拾屋子,顺便倾听一下某位钢琴家用钢琴表达的愤怒。他叹了一口气,继续清洁他的枪。他哥哥基尔伯特和另外两个朋友做的是军火生意,下回得从他那里弄两把手枪来,西格-绍尔 SIG PRO SP2009就不错,或者SIG PRO SPC2009C?路德维希想着,放下了手中的枪,起身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费里西安诺现在一定在做昨天自己给他布置的作业吧,路德维希特意查到了费里西安诺的课程表,他可以想象出来费里西安诺因为那些题目的难度而蹙起眉头的样子,他把杯子里剩下的水一饮而尽,回到房间里把他的枪收好,然后拿出昨天布置的习题,开始注解过程。
费里西安诺今天下午并没有迟到,第一节课是绘画专业课,他在停车场把车停好就匆匆忙忙赶往画室,他昨天画的画还没有上完色。放在平时他绝对不可能这么慢,不过他的数学教授的眼睛的蓝色太难调,费里西安诺花了好长时间才调出来,不过他还是不太满意。那种蓝色,他曾经看过一次,那还是他很小的时候,曾经在威尼斯住过一段时间,那种蓝色,和亚得里亚海的蓝色如出一辙。他无法完美的调出来那样的蓝色,这让他有点失望。费里西安诺坐在画架前,凭记忆一点一点完善着这幅画。梳得一丝不苟的金发,深邃蔚蓝的眼眸,费里西安诺非常喜欢那双蔚蓝色的眼睛,当然,如果路德维希不是他的数学教授的话,费里西安诺会更喜欢他的眼睛,深邃蔚蓝,让他想起亚得里亚海的眼睛。
路德维希把上课要用的资料都拿出来以后,上课铃刚好响起来。他站在讲台上,扫视了一圈讲台下端坐着的学生们,直到他看见费里西安诺那撮标志性的向左翘起来的头发,今天他没迟到啊,路德维希想,脸上带了一点笑意,他翻开课本,开始讲今天的知识点。
费里西安诺悄悄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教授根本没有提到作业的事情让他心里那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宁愿下课找贝什米特教授答疑。旁边的那个叫菲恩的男生戳了戳他的胳膊,他转过头去。“教授今天心情好像不错。”菲恩小声说。“看出来了。”费里西安诺低声回答。“你说……”或许是菲恩察觉到了他们的教授那恐怖的视线,他闭上了嘴,开始老老实实的记笔记。费里西安诺抬头看了一眼正在讲课的贝什米特教授,他今天的领带是深蓝色的,很衬他的眼睛,费里西安诺下了一个结论,也低头记起笔记来,不过,是在画画也不一定。
路德维希注意到费里西安诺的目光,他装作不知道,依然条缕分明的讲解着习题。今天的作业布置什么好呢?他在心里想,稍微难一点好了,惩罚一下某些不好好听课的学生。他在黑板上抄写下来一道例题,“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请你回答一下这道题。”路德维希说这句话时脸上还带着温和的微笑。
费里西安诺不知道多少遍给画在草稿纸上的教授头像添上八字胡,他突然听见贝什米特教授的低沉声音在叫他的名字,他站起来,“请你回答一下这道题。”教授又重复了一遍。他看着黑板上的题目,不幸的是,如果没有数字,他甚至会认为黑板上的题目是另外一种语言。他沉默了一会,用一种非常愧疚的语气说:“抱歉,贝什米特教授。我不会做这道题。”他低着头,看起来在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希望教授不会介意我查查他的背景,费里西安诺想。
“坐下吧。”路德维希已经料到了费里西安诺一定不会做这道题,他早就注意到费里西安诺并没有认真听课,在草稿纸上涂涂画画可不是一个好的爱好。其他学生们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生怕教授把自己叫起来,但是路德维希并没有让任何学生来回答他的问题。他自己把这道题的答案写在黑板上。看来他要找瓦尔加斯同学谈谈,路德维希想。也许可以顺便完成任务。

评论
热度 ( 7 )

© 琊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