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芒(第十章)

晚上爷爷突然宣布要去听音乐会,据说是一位来自奥地利的年轻钢琴家的独奏会,费里西安诺对钢琴很感兴趣,他喜欢音乐,特别是钢琴曲。他常常在画画的时候放一些舒缓的钢琴曲,有助于集中注意力和增添灵感。但罗维诺看起来不怎么喜欢这个提议,“钢琴独奏会?哦,这简直太愚蠢了!我敢打赌,台下一定坐满了老掉牙的先生太太们!”说最后几个字时他特地加重了语气。费里西安诺微笑着劝说他亲爱的哥哥,“别啊,哥哥。试试看嘛,我觉得你会喜欢的。”“笨蛋弟弟!我又不是老掉牙的老头子!”罗维诺不高兴的说,抬手要敲费里西安诺的脑袋,最后又轻轻落下。“哎呦!”费里西安诺咯咯笑着躲开了。
有人拍拍罗维诺的肩,他转过头,“混蛋安东尼奥!你也是想说服我?”“我亲爱的小番茄,我觉得我们最好回房间去说。”快乐的西/班/牙人眯起他的绿色眼睛,不顾罗维诺的挣扎,揽着他的肩膀回到他们的房间。
“年轻人,对吗?”罗慕路斯换了一套正装出来,刚好看到了刚才的一幕。“我想是的,爷爷。”费里西安诺戏谑的笑。“事实上,爷爷,你一点都不老。”他示意了一下刚刚换好正装出来的日耳曼尼亚。果然。“哦,亲爱的,你可真……”他亲爱的祖父永远不会吝啬他的溢美之词,貌似对每一任情人都是如此,他摇摇头,希望这次他亲爱的祖父确实是认真的,费里西安诺想。而且,不得不说,日耳曼尼亚穿着正装的样子和路德维希非常的相像,除了长发以外。可惜他应该是看不到四五十岁时候的路德维希穿正装的样子了,费里西安诺感到很遗憾。
这时候罗维诺气呼呼的推开门,从房间里走出来,费里西安诺察觉到他亲爱的哥哥脸稍微有点红,嘴唇……安东尼奥跟在罗维诺的后面,笑着说:“抱歉,我和罗维有点晚了。”成功收获了罗维诺的一个恶狠狠的瞪视。“没关系没关系,年轻人嘛。”罗慕路斯揶揄的笑着说。罗维诺的气还没消,“好吧,好吧,我会去那个该死的音乐会!”费里西安诺甚至觉得罗维诺马上会拿出他的伯莱塔M9000S Type F指着安东尼奥。但他的哥哥却不再说什么,但还是能感受到他明显的不悦。
这场独奏会简直是美妙极了,那位年轻的钢琴家仿佛是来自17世纪的奥地利贵族,举手投足间带着自然而然的优雅。费里西安诺觉得,这位钢琴家,著名的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先生的优雅一定是与生俱来的,并不是刻意的、僵硬的模式化礼节,而是镌刻在灵魂上的习惯。罗德里赫弹奏的“钢琴诗人”肖邦的《g小调夜曲》, 和《b小调谐谑曲》,还有最后他所弹奏的自己创作的美妙乐曲,都给费里西安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非常想结识这位才华横溢而且极其优雅的钢琴家。
路德维希的生活依旧简单有规律,每天按时上课,备课,阅读,隔一段时间清洁他的狙击步枪。他没太在意昨天晚上基尔伯特打来的电话,直到他的手机有一次响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依旧是他哥哥大人的名字 。“喂,哥哥,有什么事情吗?”路德维希接起电话。“嘿west,小少爷有几张他演奏会的门票,我们给你留了一张,我把机票给你订好了,下午六点钟,你还有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收拾东西赶到机场,一定要来!”听起来他哥哥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刚好他有几天假,而且他的护照非常幸运的没有过期。路德维希认命的开始收拾他的东西,确认门已经锁好,钱包护照和手机已经带齐以后,他开着他的车,向机场驶去。就当是放松一下吧,路德维希想。罗马,也许会遇到费里西安诺?他被自己可怜的幽默感逗笑了,不可能的事情。再说了,自己根本没有带枪,即使遇到了,也没办法杀掉他,或者,在杀掉他之前,自己就已经死了,意/大/利是瓦尔加斯家族的地盘。不过,他们也许可以一起喝杯咖啡,费里西安诺一定会点卡布奇诺吧,丰富的牛奶泡沫和浓郁的奶香,很适合他。
路德维希读着飞机上提供的报纸,报纸上没什么重要的新闻,其实路德维希对政治并不感兴趣,他倒是更喜欢做报纸上的数独游戏,他准备向空姐要一支铅笔,毕竟飞机上的时间有点无聊,而他不是很喜欢飞机上播放的无聊电影。
飞机降落在罗马的达芬奇国际机场,路德维希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估计哥哥和罗德里赫先生这个时候一定在准备演出前的相关事宜,他叫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到他手机上显示的地址去,他的行李不多,直接到会场去也是可以的。路德维希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飞速逝去的景物。




评论
热度 ( 16 )

© 琊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