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芒(第十三章)

“可我不相信。”费里西安诺眨了眨眼睛,语调颇为轻松。“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替你试一下。”路德维希颇为严肃的说,说着就要端起那杯卡布奇诺。“谢谢,还是不必了。”费里西安诺小声嘟囔了一句,把咖啡端过来。
丰盈的牛奶泡沫和香醇的咖啡交融,绘出柔和美丽的花纹,费里西安诺轻轻啜了一口卡布奇诺。“还不错。”他评价道,似乎太过中肯。路德维希也喝了一口Espresso,浓郁的香味和苦味同时在味蕾上炸开,苦味有些过了,不过还是在他接受范围之内。他看着目前这小半杯Espresso,摄入这么多咖啡因,看来他今天晚上别想睡好了。
“怎么样?”费里西安诺观察到路德维希一系列的表情变化,兴致勃勃的问。“还可以。”路德维希回答道。“那就好。你知道的,Espresso总是这么的让人印 象 深 刻 ”说印象深刻这个词的时候费里西安诺咬字异常清晰,他狡黠的笑着,路德维希甚至能看到费里西安诺半眯着的眼睛里闪烁着的光,那是独一无二的星辰。路德维希点点头,作为对费里西安诺看法的附和。他不应该妄想得到星辰的,他如此渴望和思慕的美丽星辰,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的星辰,也许也是即将陨落的星辰。路德维希想着,低头啜了一口Espresso,还是过于苦,不过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气氛陷入了尴尬的静寂中,只余咖啡馆里柔和的轻音乐,流淌着的音符使气氛不会过于僵化。
费里西安诺端起柔白色瓷制咖啡杯,让卡布奇诺温和香醇的气息溢满口腔。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放下瓷杯,“那么说说关于埃德尔斯坦先生的事情吧。”他终于打破了这该死的尴尬气氛。“我非常欣赏埃德尔斯坦先生的才华。”费里西安诺颇为认真的说,那语气倒是像一位阅历丰富的艺术评论家。“他的音乐非常优雅,是恰到好处的,符合那个年代却又完全不会显得古板的优雅。像最优质的葡萄酒,有着多年窖藏的迷人香气和可爱的橡木桶的味道,而不是放坏了的葡萄汁的酸腐臭味。”说到这里费里西安诺皱了皱鼻子,像是真的闻到腐坏葡萄汁的酸臭味道一般 。
路德维希很吃惊,费里西安诺刚才的这番话,完全不应该属于一个十九岁的青年,大学还未毕业,应该苦恼着课业,尽情享受着伊顿女神赐予的美好青春时光的青年。倒是像个挑剔的艺术评论家,一针见血却略显刻薄。他喝了一口Espresso,“罗德里赫是我哥哥的好朋友,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弹钢琴,那时候我们家和罗德里赫他们一家是邻居,每天晚餐过后,我和哥哥一定会听到从埃德尔斯坦家传来的钢琴声。”路德维希回忆着他有点模糊的童年。“童年的美好回忆?”费里西安诺歪着头问道。“那个时候我的母亲也希望我和哥哥能像罗德里赫一样,于是她也让我们练习弹钢琴,我觉得还好,虽然有些枯燥,但是还可以坚持。但哥哥似乎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天赋,他弹钢琴的时候,用我母亲的话说:‘简直是一个悲剧’。然后她就再也没有强迫我们弹过钢琴。倒是哥哥去学了吹长笛,我之后就再也没有学过任何一种乐器。”路德维希的脸上有一点笑意。“所以呢?”费里西安诺问道,“我比较想知道关于埃德尔斯坦先生的事情。”“后来我们,哦不,主要是他和我哥哥一起上了小学和中学,然后他去了维也纳一所很有名的音乐学院深造,还曾经在维也纳的新年音乐会上演奏。其实我和罗德里赫并不是非常熟悉,倒是我哥哥和他,呃,亲密得多?”路德维希不是很确定的说,他莫名的觉得这个说法不太合适,但事实上就是这样。“埃德尔斯坦先生的确是很了不起的人呢。”费里西安诺点点头,表示赞同。便不再说什么,低下头安安静静的喝着他的卡布奇诺。费里西安诺不太喜欢冷掉的咖啡的味道。
两个人的气氛又陷入了沉默中,不过这次并不尴尬。路德维希喝着他的Espresso,入口还是绵密的苦味,可他已经习惯了,便也不觉得有多难接受。
喝完咖啡,账自然是路德维希结的,毕竟是他当初提出来要请费里西安诺喝咖啡。账单上的数字并不大,是他可以轻轻松松接受的。他结账的时候费里西安诺在一边,盯着墙上挂着的抽象画出神。那幅画由颜色明亮的不规则色块堆叠而成。他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肩,“走了。”费里西安诺稍愣了一下,跟上了他的步伐。
他们在咖啡馆门口分别,路德维希刚要离开时,却被费里西安诺叫住,然后唇角处得到了一个如羽毛一般轻盈的吻,“希望下次不会是冰冷的。”费里西安诺眨眨眼,转过身向相反的方向。于是路德维希又一次目送着星辰的远去,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评论
热度 ( 12 )

© 琊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