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O(费里西安诺篇)

费里西安诺在黑暗中睁开眼睛,他不知道他已经睡了多久了,周身环绕着的是熟悉的温度,路德维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但费里西安诺觉得很不舒服,事实上他最近一直很虚弱,而且嗜睡。费里西安诺知道,对于他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天气越来越热了,而路德维希的双臂禁锢着他,这怀抱不是他熟悉的感觉,费里西安诺有一种错觉,他将要被撕碎,被虚弱和路德维希的拥抱狠狠撕碎,碎片散落一地,化为灰尘,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了。
他其实并不是像看上去一样,他知道很多事情。在历史长河中流浪了那么久,他不可能那么天真无害。他们要输了,费里西安诺知道。那位疯狂的上司先生已经被罢黜,成了阶下囚。而他们,根本不可能赢。路德维希来找他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他每次见到路德维希的时候,路德维希都是眉头深锁,有的时候会在见到他时勉强的笑一下。费里西安诺很清楚,路德维希不如以前那样冷静,他的上司先生想要赢,而他,也被对胜利的迫切渴望冲昏了头脑,他那双蓝色眼睛里,早已不是冷静和理性,而是冷冷燃烧的火焰,而那火焰,早晚会烧到他们头上。费里西安诺盯着黑暗的天花板,默念着祷词。这没有用,没有用。费里西安诺闭上眼睛,在路德维希的怀抱里,他信任他,也只能依靠他了。他大概是自私的,真想不再醒来。
温度一点点的上升,也许这个盛夏没有蝉鸣。
天气没那么热了,但是还是想想睡。费里西安诺昏昏沉沉的。窗外有枪声和哭泣声,唯独少了蝉鸣。他甚至可以嗅到血腥味。他拒绝了梦中的阳光和花儿,路德维希的上司先生派军/队来了,而意/大/利/王/国已经向盟军秘密投降。路德维希愤怒到极点,而费里西安诺只是漠然的看着他如一头暴躁的雄狮般怒吼,颈项上挂着路德维希亲手戴的铁十字。沦陷,蚕食,他的土地一寸寸被德/军蹂躏,就像疲惫和虚弱在一寸寸蚕食着他的精神,他甚至还连累了他的哥哥,他没办法忘记他的哥哥和德军对峙的场景,那种不甘的眼神,和颊边的血迹,而他无能为力,任凭虚弱吞噬。他以前,哦不,或许也是将来的上司先生被救了出来,不再是一条丧家之犬。他能做点什么呢?或者,现在的他又还能做什么呢?
费里西安诺有的时候真的很想很想快一点死掉。可最悲哀的是,这个时候,生命不属于他。
路德维希把他软禁起来了,他早预料到。路德维希眼瞳中猎猎燃烧的冷色火焰不再让他害怕。以往回忆中的温暖怀抱早已变成了枷锁,以为锁住了就不会离开。他们在同一条路上背离已远。喊不出声音,流不下眼泪。
谁也救不了谁。即使是仁慈的上帝,也不会救赎他们这样的罪人。
没有好消息,他有了一个新的身份——意/大/利/社/会/共/和/国,一个用平民的泪水鲜血和尸体浇铸出来的冠冕堂皇的称呼。与这个听起来不错的称呼形成巨大讽刺的却是饿殍遍地,民不聊生。他又开始画画了,画灰暗的乌云,枯萎的花朵和苍白荒诞的梦境。费里西安诺知道,路德维希不喜欢他画这些,从他那一直紧锁的眉就可以看出来。无论多忙,路德维希总要来看一眼费里西安诺,也许是要确认费里西安诺没有离开。费里西安诺常常在午夜里,在那个勒得他喘不过气的怀抱里醒来,颈上挂着的铁十字硌得他锁骨疼。
费里西安诺依旧记得他签署那份文件的时候,僵硬无力的手指握着笔,机械的签下繁复的花体,打开的番茄箱子透进的阳光从笔尖一点一点流失。背后的也许是路德维希赞许的目光,他不想知道。美丽繁复的花体字是没有感情的,他签下的不是Feliciano Vargas ,而是简单的四个字母——Salo.S-a-l-o,只有四个字母而已。墨水在做工精良的纸上微微洇开,渗透进纤维里。笔被放在桌上,没盖盖子。费里西安诺转身回到房间,路德维希在后面跟着他,门被他关上了,轻轻的“砰”一声。
那个番茄箱子也关上了,轻轻的“砰”一声。





评论
热度 ( 15 )

© 琊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