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n to die 2

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很熟识,这多亏了意/大/利人独有的热情。事实上路德维希不是太喜欢自来熟的人,但费里西安诺是个意外,他实在是太快乐了,真的是像阳光一样,路德维希觉得,自己在他的身边,心情就会不自觉的好起来。费里西安诺像他画上的花朵,路德维希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比喻,因为他们如此相像,恣意而生机勃勃。
费里西安诺邀请路德维希到他的画室去,刚好是一个假日,工作上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路德维希也就欣然应允。画室果然符合路德维希的想象,一间位于阳面的屋子,和一个大大的落地窗,几乎占据了一整面墙,窗子两边是厚重的天鹅绒窗帘。浓烈的阳光洒进来,稍有些刺眼。书架上摆满画册,画册间隙里藏着几本小说,有一本是《小王子》?画具凌乱的摆在架子上,有的直接扔在画架周围。白色的布罩着未完成的画作。“有点乱,随便坐啊。”费里西安诺笑着指了指靠在墙边的布艺沙发,旁边还有一个精致的小圆桌,桌上摊着一本画册。路德维希坐下,翻了翻那本画册,都是花朵,各种各样的。费里西安诺去倒了两杯咖啡,给他一杯,“要加牛奶吗?”“一点点,谢谢。”“糖呢?”“不用了。”“那么苦。”费里西安诺吐了吐舌头。替路德维希加了一点点牛奶之后,费里西安诺开始给自己的咖啡倒牛奶,直到他那杯咖啡从深棕色变成热可可一样的奶棕色,又扔进去两块方糖。““不会太甜吗?”“当然不会。”他笑咪咪的抿了一口咖啡,“我喜欢甜甜的东西。它们会让我很开心。”费里西安诺又抿了一口咖啡,赞赏的叹息。
“哦,对了,亚得里亚先生,”费里西安诺把咖啡杯放在小圆桌上,到书架那边抽了一本
书,“你看过《小王子》吗?”那本《小王子》很有年头了,纸页微微泛黄,插图拙朴童真,应该是很老的版本,被翻阅了多次却没有破损,费里西安诺应该很喜欢这本书吧,路德维希想。“看过,不过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的事了。”路德维希如实回答。“那可真遗憾,”费里西安诺耸耸肩,“这是我最喜欢的故事。”“小小的星球,做早餐用的小型火山,和一朵高傲美丽的花儿,哦,还有那只狐狸!”费里西安诺沉浸在回忆里,“我小时候常常觉得我就是那个小王子呢,不过我再也回不到属于我的星球了。好了,不说这些了,给你看看我的新画!”费里西安诺把画架上罩着的白布掀开,“喏,怎么样?”蓝色,深深浅浅的蓝色在画布上渲染开来,像盛夏午后的天空,又像费里西安诺故乡的那片海,明净澄澈的蓝色,亚得里亚的颜色。“我画的是路德的眼睛哦,”这次费里西安诺罕见的没有叫他亚得里亚先生,“不过真的好难啊,我尽力了。”费里西安诺摊摊手。“路德你的眼睛啊,可比这幅画好看得多呐。”路德维希觉得脸上的热度有点超出控制,他只能低头和一口快要冷掉的咖啡,“谢谢。”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呐,如果亚得里亚先生你喜欢的话,这幅画就送给你好了。”费里西安诺只是笑。“可我没什么可以送给你。”路德维希懊恼着今天没有带什么礼物。“如果亚得里亚先生不介意的话,”费里西安诺指了指自己的脸颊,“可否送给我一个吻呢?”“不要用你对待女孩子的那一套来开玩笑!”看着路德维希的窘态,费里西安诺简直要大笑起来。“逗你的啦。”他好不容易止住笑,把那幅画从画架上拿下来,用牛皮纸包好。“哦,对了路德,”“啊,什么事?”路德维希转过头来,问道。费里西安诺突然轻轻吻了一下路德维希的脸颊,“没什么事。”他坏笑着说。路德维希的脸红得马上就可以煎培根了。
那是路德维希第一次看到那样的费里西安诺,有些调皮的,孩子气的费里西安诺,好像永远不会长大,好像永远会这样快乐美好,像书里那个拥有一颗小小星球的小王子。
他会思念他的花儿吗?抱着画走在回家路上的路德维希突然这样想。
风吹开了费里西安诺画架上罩布的一角,露出挤挤挨挨的花儿 。

评论
热度 ( 8 )

© 琊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