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誓(历史梗)

  事实已经摆在那里了。

  显然费里西安诺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单纯天真,路德维希曾经相信过,即使面前是无底深渊,费里西安诺也会心甘情愿的和他一起坠入,但是他错了。路德维希知道,费里西安诺这样做没有错,一点错都没有。费里西安诺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时间比他长得多,所以更加懂得作为国家的生存之道。

  也许费里西安诺是愿意陪着他的,路德维希有的时候这样想,那是他极少的清醒的时候。但是更多的时候他认为,费里西安诺的离开是足以让他恨之入骨的背叛。没错,是背叛。费里西安诺,和他,还有本田菊,他们三个曾经一起发誓,要夺来属于他们的土地,拿回本来应该属于他们的权力。是他们三个,亲手燃起了战火。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相信费里西安诺的呢?那个胆小而笨拙的家伙,看起来只适合生活在阳光里,唱歌,画画,吃着他最爱的pasta。路德维希觉得,费里西安诺这个家伙,根本不适合战争。但是费里西安诺偏偏就加入了,他很依赖路德维希。被人依赖的感觉很奇怪,麻烦却意外的好。路德维希已经习惯给他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系鞋带,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这样做的原因。对啊,依赖,费里西安诺依赖着路德维希,而他并不讨厌,只是路德维希没有意识到,他早已依赖着费里西安诺,一种病态而畸形的感情。路德维希把它看成是爱,而它顺遂了路德维希的愿,终究变成了爱,扭曲的爱。这种爱又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呢?路德维希把费里西安诺的照片小心翼翼的放在胸前口袋里,和许多年轻士兵一样,但这些照片里的人啊,有多少人再也等不到自己的爱人了呢?而对等的,费里西安诺戴上了路德维希送他的铁十字,他戴上它的那一刻,路德维希是很欣喜的,他抓住了,抓得紧紧的,终于不会是孤单一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费里西安诺是他的光,路德维希认为他已经抓紧了光,所以他毫无顾虑的坠入黑暗,那席卷了大半个世界的黑暗。

  他以鲜血为养料,滋养着一朵只盛开在黑暗里的罪恶之花。而花朵正开得灼灼时,费里西安诺转身离开了。“我对你的爱仅次于对我的国民。”甜蜜的表白也是冷酷的审判。他怎么能够违背誓言呢?无论是他们和菊的,还是只有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的。

  这条路最后也只有他一个人走。

  路德维希一步一步向前走着,终点是毁灭的深渊,他却把它看作极乐的伊甸园。

  当罪恶之花衰败,他跌下架空的王座,当海市蜃楼破灭,一切归于沉寂时,路德维希的确是后悔了的,仅是后悔当初铸成的罪恶。

  啤酒里蕴藏的酒精带着他攀登梦乡高处,也让他回忆起一些往事,这时候和当初他在东线战场时的情景很相像,那时候严寒和身上的伤口差点送他去见上帝,但他那时候见到的却是初见时缩在番茄箱子里的费里西安诺,阳光洒在他的脸庞上,温暖到不真实。

  但他不能再沉溺下去了,因为费里西安诺可没办法把他这个大块头拖回家。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琊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