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enträger(背带裤)

  “你以前接触过德语吗?”路德维希翻着手中的初级教材。“只是一点点,贝什米特先生。”他的学生托着腮,似乎看着桌子上摊开的书。“Wie alt Bist du(你多大了)?Die 16 - jährige(十六岁)?”路德维希突然发问。“事实上,”费里西安诺显然是听懂了他的问题,“我十九岁。”他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眉梢都是蔓延着的笑意,就像院子外墙上大片大片缠绕着的蔷薇花,带点轻佻却生机勃勃。今天他穿了一条背带裤,也许是因为五月份的阳光太温暖,他白色衬衫的袖子挽到手肘,露出来的一截小臂是健康的蜂蜜色。初夏时节,天气的确开始热起来了,路德维希不由得质疑他的领口是否系得偏上,这让他感到很热还有些喘不过气来。费里西安诺的背带裤带子似乎有些松了,松松垮垮的挂在他的肩上。这天气实在太热了,这种热转化成喉咙的干渴感,路德维希不得不借由一次次吞咽动作来试图缓解这种干渴。“你要喝水吗?”费里西安诺注意到了他的不自然,这实在有些尴尬。“我去给你倒一杯柠檬茶,我妈妈的新配方,我想她刚好需要一只小白鼠。”他又那样笑了,路德维希想,院墙上缠绕着的蔷薇花正值花时,大片大片的粉白开得恣意。路德维希盯着费里西安诺的背影瞧,松松垮垮的带子并没有因为费里西安诺的起身而变紧一点,它们快要从费里西安诺的肩上滑下来,随着他走路的节奏一点点滑动着,他的白色衬衫背部因为浸了些汗水,变得有些透明,隐隐约约透出些肌肤的颜色。而路德维希快要瘫坐在椅子上,嘴里嘀嘀咕咕的用他将要教给费里西安诺的语言咒骂着这该死的初夏。


评论 ( 1 )
热度 ( 33 )

© 琊迩 | Powered by LOFTER